首页 >主食

活熊取胆企业归真堂上市再遇阻 证监会征求意见中

2018-12-07 23:31:41 | 来源: 主食

活熊取胆企业归真堂上市再遇阻 证监会征求意见中 活熊取胆(资料图)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为了增加行政信息透明化,证监会已经把目前正在排队等候IPO申报的企业一一罗列出来。据统计,目前在等候IPO申报的企业一共有486家,涵盖了各行各业,其中IT、制造业、能源及矿业,占据了绝大部分。 这份名单发出来后,引发了一个叫张小海的人极大的关注,他拿着笔,仔仔细细的的将这近500家的企业名单上下核实了一遍。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在这份名单中,有一家名叫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名字赫然在列,排在了第28位。张小海最不希望看到的名字,终究还是上榜了。 张小海的身份是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的外事总监。十几年来,他一直致力于保护各种动物免受虐待与残杀。一年前,他们联合其他民间动物保护组织,成功阻击了国内最大的熊胆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企业之一的归真堂的上市,没想到一年之后,归真堂卷土重来,这多少让张小海感到沮丧。 张小海:有这么强的民众的态度反对他上市,结果到今年又出来,我想对于像我们这种工作在反对活熊取胆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包括我们的一些支持者都会感到挺沮丧的。 事实的确如此。《天下公司》记者查阅了归真堂在证监会留下的相关上市信息发现,它的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上市信息,一应俱全。目前这家公司的上市申请,目前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 另外,据归真堂介绍,目前其养殖场有黑熊400头,是中国南方最大的黑熊养殖基地。归真堂公司表示,计划用上市募集的资金,建设总规划面积为3000亩的养殖基地,把黑熊养殖规模扩大到1200头。 尽管归真堂自身保持的十分低调,但是“归真堂”欲静,而媒体不止。归真堂谋求创业板上市一事,再度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与张小海一样,绝大多数网友对于归真堂再度上市一事,充满愤怒。有网友在微博上张贴了一张黑熊流泪的漫画,并以黑熊的口吻质问:“归真堂你没胆吗?为什么要用我的胆上市!”另外,正在北京出席全国两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纷纷加入其中,全国政协委员贾宝兰专门递交提案,呼吁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活熊取胆。 《天下公司》记者试图联系归真堂。其公司一位姓吴的工作人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告诉记者,今天是元宵节,归真堂不上班。她希望记者别老盯着归真堂一家企业,其实,这是整个行业都在运行的模式。 工作人员:我们全部都放假,今天不管生鲜部怎么样,除了我们店员之后在坚守岗位,剩下其他全部都放假,闽南地区对正月十五是很看中的。 记者:咱们对于这么大的一个质疑声都没有一个相应的回应吗? 工作人员:当然有了,我们是尊重国家的意见,我们不能够随便表达我们自己个体的,因为他反对不单单是反对我们归真堂,是我们整个行业的问题。 这位姓吴的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归真堂已经注意到网上的各种反对言论。她想告诉所有的反对者,归真堂是一家合法合规的企业,不存在任何违法犯罪的行为。取得熊胆也是通过“无痛”、“无管引流”的方式,不会对熊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工作人员:我们归真堂是规范的企业,是国家批准的。比如说营业执照还是野生动物驯养许可证、野生动物加工许可证都是国家批准的,我们并不是说违法操作,牛、熊胆也是非常高科技的基础应用,对熊的健康没有伤害。 这不是归真堂第一次做出解释。在归真堂的公司网站上,记者发现,归真堂通过转载或独立发布了多篇,有关活熊取胆的辩解性文章。它的基本观点认为,“动物药已经成为我国中药发展的战略储备,在临床上具有不可替代性”,“黑熊圈养、散养相结合解决了其生存问题,同时又能有效应用含有熊胆成分的123种中成药”,“中国目前的养熊业已很科学规范,却被恶意抹黑、丑化”等等。 当然,这种解释在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的外事总监张小海看来,基本上是无稽之谈。张小海说,给熊取胆过程中的每个步骤,都无比疼痛。 张小海:我们当然是不认可这样一个说法的,就是说活熊取胆不疼的,从1993年开始,就一直在说不可能有任何的一种人道的方式可以从熊的身上活体取胆,痛苦不仅仅表现在抽胆的过程中间,它还表现在熊的囚禁,指熊能够遭受更多的、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痛苦,比如说它的这个骨骼的问题,比如说它牙齿的问题,比如说身体上的其它伤痛,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它精神方面的伤痛,这都是熊在被活熊取胆这样一个操作之下所遭受的痛苦。 张小海说,类似于归真堂这样养熊取胆的公司,全国大致有100家左右,虽然他们都有林业等部门的相关证件,但是这其中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尤其是这种活熊取胆的残忍方式,已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精神相抵触。因此,目前业内有不少学者都在呼吁,应该停止这项商业行为。 张小海:上市还是不上市并不会改变说他是养熊厂的性质,而且据我了解,像归真堂这样的企业,它在整个行业里头,并不是一个最大规模的企业,98家的头熊取胆的企业里头它并不算是最大的,如果说上市了很有可能会带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如果说这个行业里头总共就这么100家企业,然后纷纷都要上市,那将会给我们未来解决活熊取胆的问题带来很大的障碍,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讲,我们亚洲动物基金的工作,并不是说我们和归真堂这样的养熊厂一家一家的去缠、去斗,我们并没有兴趣说和一个企业做斗争,实际上我们的工作是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宣传和教育,能够推动在我们国家有一个立法或者有一个行政性的法规,能够取缔这个行业,让这个行业不再合法合规的存在下去。 今年民众的呼声还能够阻止归真堂的IPO之路吗?嘉宾主持袁元来做分析。 袁元:我觉得这其实如果单纯从财务或者说从行业角度来讲,它的IPO之路没有办法太去指责什么,归真堂提出一种上市的申请或者想介入资本市场,这是一种正常的企业行为。但是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是,它抢占了一个大家对整个上市伦理和道德的问题。熊胆其实和虎骨一样的是传统的中药的成份,而且用它所做的很多药品对于缓解人类疾病的痛苦有用,否则如果我们能够找到替代品,可能大家谁也不希望采用这种所谓活熊取胆这种。现在民间呼声很高,如果能够影响到政策制定,那么归真堂是面临着一定的政策性的风险。 归真堂到底能不能上市?对于我们的监管层来说,这或许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上市是一个严肃的话题,需要综合各方面的考量。我们也相信,我们的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了,目前在市场存在各种争论,我们也希望监管层在做出决定时,既要充分考虑市场方面的因素,同时也要考虑社会影响,做出一个公正、公开、公平的决定,节目的最后,我们想以一段我们记者与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外事总监张小海的采访内容,作为结束。在这段采访中,张小海详细给我们描述了一只从出生就遭受“取胆”的熊,是如何度过自己凄凉的一生的。无论如何,希望大家都能够善待动物,拒绝虐待与杀戮。 张小海:我们也看过不少养熊厂,我知道熊应该是在野生或者繁育的状况下来到养熊厂的,有的是被野生抓来的,有的是在养熊厂里头繁育出来的,那么在3岁左右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给熊做手术取胆,一般情况下这些熊大概有十年左右的时间是用来取胆的,但是这里头还牵扯到熊的病的问题,比如熊在肮脏的生存环境底下它的内脏会感染,所以有些熊的寿命会很短,可能三年、五年可能就死了,有一些活的时间比较长一点,他在后面会慢慢因为它胆囊的病变,胆就越来越少,因为它胆囊开始发炎,然后有的熊会被做第二次手术切掉一部分感染的胆囊,慢慢的供胆的能力就越来越低了,有一些养熊厂会把不能够出胆的熊用来繁育,繁育小熊,慢慢的这些小熊繁育出来了,这些老熊慢慢的就老死了、病死了。 河南墙板机厂家
电热箱厂家
特氟龙热缩管公司
铝方通厂家
郑州室外充气跳跳床公司
宝宝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小儿退热贴
小孩夜咳是什么原因
宝宝老是咳嗽不好怎么办

猜你喜欢